白璟宸

【楼诚】日常小段子一枚

这是一个有点污的脑洞【。


————————————————————

自从进入十二月,阿诚的嘴唇就变得越来越干燥,有时候还会裂开几道小口子。


这天阿诚因为又骗到了梁仲春的一大笔钱而开怀大笑,然而,笑不过一秒,嘴唇,又裂了…


阿诚一边皱着眉头一边喝着阿香做的有些咸的鸽子汤,嘴唇上的小裂口这点小痛也不是不能忍,只是整个嘴唇都肿起来的感觉实在不怎么好。于是阿诚几乎喝一口汤就舔一下嘴唇。


坐在他旁边的明楼可有些受不了了,阿诚伸着小舌尖一下一下灵巧地舔嘴唇的样子简直太诱。人。犯。罪。了…


晚饭后两人回到书房,明楼在办公桌前处理着公务,阿诚就捧着本小说倚在沙发上津津有味的读着。同时他的手也没闲着,有一下没一下的扯着嘴唇上的死皮。


明楼走到他身边,抓住阿诚还在对自己嘴唇“施虐”的手:“啧,让你平时多喝点水你不听,看看你这嘴唇。”哼一点都不好看了。


阿诚又舔了一下嘴唇,嘟囔:“还不都是大哥你,整天让我跑这儿跑那儿的,哪有时间喝水啊!”


“又是我的错?”


阿诚狂点头。


“那大哥补偿你好了!”饿虎扑食般含住了阿诚的嘴唇。


“唔…大哥…!”


“乖,大哥给舔舔就好了~”耶,又吃到阿诚了!日月木娄的心里绽放了无数朵小烟花。


———————————————————————


来讲一个刚刚发生的事吧。


最近几天一直在和妈妈看《箭在弦上》,昨晚我们这儿的地方台《伪装者》开播,于是今晚回家后我回放着看。


母上大人:“那个(《箭在弦上》)是不是高清啊?你看这个(《伪装者》)里他(日月木娄)的脸圆圆的,那个里他的脸长长的。”


正在喝奶的我:“噗……”母上大人您真是吐的一手好槽!


【楼诚】阿诚快长胖![下]

一个少年楼×幼年诚的小片段

———————————————————————

  在经历了明楼一个周的“摧残”后,阿诚终于坚持不住了。

 

   这天早上,明楼按时起床穿好了衣服,转身准备叫阿诚起床。没想到阿诚已经醒了,除了一双正盯着自己看的大眼睛和两只扒着被角的小手外整个人都缩在被子里。


   明楼忍不住一笑:“阿诚醒了呀,那就快起来穿衣服吧,咱们再下去跑几圈。”


   阿诚一听,又往被子里缩了缩。过了好久,才红着眼圈小心翼翼道:“大少爷……可不可以不去啊……”倒也不是阿诚懒,实在是明楼的大长腿以及好耐力是阿诚这幅小身板万万赶不上的。


   明楼可不知道,也不说话,一直盯着阿诚。阿诚吓得缩在被窝里,眼泪转啊转的。正要从被子里钻出来,却见明楼一推门,走了。


   “……?!!!”阿诚瞬间慌了:怎么办啊惹大少爷生气了大少爷会不会赶我走啊阿诚不想离开明家…


   此时正在楼下储物室翻箱倒柜的明楼:天啊被这小子一双小鹿眼盯着感觉自己真是罪。大。恶。极……算了,估计只是跑步阿诚也觉得厌烦了,还是换个轻松点的方式吧。


   等明楼好不容易找出了羽毛球拍回到房间,看到的却是阿诚光着脚,只穿着小睡衣站在冰凉的地板上的场景。


   明楼一惊,赶紧跑过去想帮他把衣服穿上,一边走一边念叨:“怎么不穿衣服就跑下来了?赶紧把鞋穿上,着凉了大姐又要骂我了。”

 

   阿诚却像受惊的小猫一样一下子跳出去了老远,紧贴着墙角,双手抓着衣角,紧张的盯着明楼。也不知是冻得还是吓得,小身子一抖一抖的。


   明楼更疑惑了:这是怎么了?难道还以为自己要带他跑步?他把羽毛球拍举到身前,没想到阿诚更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大少爷…!阿诚,阿诚愿意跑…别,别打阿诚……”


   明楼心里一疼,怕再吓到他,于是慢慢向他靠近,努力让自己脸上的表情不是那么僵硬:“阿诚?怎么了?大哥没要打你啊。”


   “哥…哥哥…哥哥饶命……”眼见着羽毛球拍就要“打”到自己,阿诚颤抖着哀求,身体简直要缩到墙里去。



   明楼怎么也没想到,阿诚的第一声哥哥,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叫出来的。


   见那一双满是泪水的眼睛紧紧盯着自己手中的羽毛球拍,明楼明白了:这孩子,大概是想起被桂姨虐待的那些日子了吧。自己和大姐小心翼翼地照顾了他这么久,到底还是没能把他心里的阴影照亮。


   我的小阿诚,什么时候,你才可以真正走出阴影,做个像明台一样的无忧无虑的小少年?


   明楼放下球拍,走过去把哭的一抽一抽的小孩儿抱进怀里,轻轻的拍着他的背:“阿诚,相信大哥,大哥永远都不会伤害你的。在明家,没有人能伤害你。”过了好久,他感觉到,两只冰凉的小爪子慢慢搂住了他的脖子…


————————————我是小阿诚被哄好了一起去打羽毛球的分界线——————————


   明楼抱着穿好了衣服的阿诚到了小花园,简单的教会了阿诚怎么拿球拍以及各种规则后,一大一小两个人就开始了练习。

  

   不一会儿,阿诚脸上就出了一层薄汗。明楼想让他歇会儿,可阿诚玩的正开心,直嚷着自己不累还要继续玩。明楼没办法,只好先帮他脱了外套,又用热毛巾擦了擦脸,逼着阿诚喝了几口果汁。



   看着一脸兴奋的阿诚,再次拿起球拍的明大少爷表示:我老了啊…明二少爷你放过我吧……


——————————END——————————

小阿诚跳开的样子自动脑补大阿诚哈哈哈哈~


作为一只高三汪只能每天晚上在班车上码点这感觉也是醉…码字时手冻僵了如果有虫还请温柔的捉出(ฅ>ω<*ฅ)

啊啊啊啊终于把这个故事发完了【握拳】

也许还会有几个小段子?

毕竟我是一个有懒癌的人…


  


【楼诚】阿诚快长胖!

一个少年楼×幼年诚的日常小片段

本来只想写一个小片段然而话唠是病……

第一次发文求爱护不要打脸……【捂脸】

——————————————————————

  自从一天夜里明楼读书晚了听到楼上有小孩子的哭泣声而发现了刚来的那个小家伙几乎每晚都会被噩梦吓醒之后,明诚便被他打包带回了自己的房间,和他一起同。床。共。枕。

  

   不过,阿诚因为多年的虐待,瘦的跟个竹竿一样,甚至连小他几岁的小胖子明台的一半重都没有。

   这让每晚都像搂着一堆骨头的明楼很是苦恼:我明家的孩子怎么可以这么瘦!一点都没有我明家的风范!呃,当然,明台那样还是算了…

   于是,初为人父【大误】的明楼便开始了自己的投喂大业。

   大姐托人从国外带回来的巧克力?给阿诚!

   阿香从城隍庙买回来的绿豆糕?给阿诚!

   多伦路上新来的咖啡馆里的小甜点?给阿诚!

   刚采摘的新鲜瓜果?给阿诚!

   被控制饮食的小少爷明台捧着一杯热牛奶,可怜巴巴地盯着已经撑得打嗝的阿诚哥以及还在投喂的大哥:嘤!宝宝心里苦,宝宝肚子饿,宝宝要大姐……

   然而,一个月过去了,阿诚还是那么一丁点肉,明台倒是瘦了一圈。明镜心疼不已,找来了明楼:“明楼啊,你不能只顾着阿诚就不管明台了呀,当哥哥的可不能这么偏心啊!”

   让明台减肥不是您默许的吗…明楼表示很委屈,然而大姐面前他是不敢反驳的,只能恶狠狠的瞪了大姐怀里朝他做鬼脸的明台一眼,越发觉得还是自己怀里安安静静的阿诚讨人喜欢。

   既然吃不胖,那就多运动,强壮点吧!明楼想。

   明大少爷向来是一个雷厉风行说干就干的人。第二天天刚亮,明楼就把缩在自己怀里还在酣睡的阿诚给扒拉了出来。

  而阿诚是被明楼“粗暴”的穿衣动作给折腾醒的。他一边配合着伸胳膊伸腿方便明楼帮他穿衣,一边眯缝着眼带着鼻音问:“大少爷……?”

   还没等说完,一块热毛巾就糊到了脸上,还有明楼兴奋的声音:“小阿诚快清醒清醒,大哥带你去跑步!”

 

    “……”对此,阿诚的内心是拒绝的:少爷你都把我包成球了我还怎么跑的动啊……

——————————TBC——————————

不想说这是在数学考试时写的,明台小少爷捧着热牛奶时的心里活动是我当时的真实写照嗯…

天呐偏离了我本想写的轨道怎么破!

然而下一次更不知道什么时候【。

  

  

今晚的天天向上简直要炸了!虽然知道真人不好但是只把他看成衍生也是不错啊!一起做饭什么的简直萌死(ฅ>ω<*ฅ)